您当前位置: 新闻> 新闻详情
 
新闻详情

英西球迷相遇从无美好故事 两国足球文化微观察

作者:易旺彩票-易旺彩票官网-易旺彩票app-易旺彩票下载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04 00:35:48

  5月29日的温布利,英格兰、西班牙球迷将时隔两年再次相遇。可能与上赛季国米、拜仁球迷之间的友好不同,由于巨大的足球文化差异,谁能保证英格兰、西班牙球迷不会发生冲突?这场欧冠决赛不仅是曼联、巴萨两家俱乐部的对决,同样是两个地区足球文化的碰撞,将由英格兰、西班牙球迷演绎出来。

  2003年4月,曼联4000球迷奔向马德里,以观看皇马、曼联的欧冠比赛。西班牙人对来势汹汹的英格兰球迷浪潮感到很害怕。在他们的印象里,英格兰球迷都是酒鬼,而且一喝醉酒就要闹事。因此,球场附近的酒吧一边在为比赛储藏啤酒,一边祈祷英格兰人不要砸了他们的店面。

  当时为了避免发生严重事故,马德里的安全部门开过好几次会议,他们最大的策略是在比赛前后,确保英格兰球迷和西班牙球迷不要相遇。

  2007年4月,这次是塞维利亚与热刺的联盟杯。比赛中热刺门将罗宾逊在防守时扑倒了对方的科雷亚,裁判当即判罚了点球。但电视慢镜头显示,罗宾逊是在先触球之后扑倒科雷亚的。正是这个点球给塞维利亚队带来了转机,他们不但追平了比分,并最终以2-1战胜热刺。

  裁判的这一判罚让在场的热刺球迷无法接受,他们掀起座椅,并投向警察,警察则用警棍与这些球迷展开“对攻”。大约有10人因为割伤、擦伤和手腕受伤被送进了医院,甚至还包括一名警察。

  2009年2月的欧冠1/8决赛,皇马在主场面对利物浦。为了防备臭名昭著的英格兰足球流氓,马德里警方已经为本场比赛安排了1200名警力,一驾直升机在空中监控,摩托警,骑警和治安警察一应俱全,此外还特别安排了1000名防爆警察,两辆消防车和15辆急救车。

  2009年5月曼联、巴萨之间欧冠决赛,在巴萨夺冠之后,获得胜利的西班牙球迷似乎有些疯狂过头,罗马当地警察逮捕了一名23岁的西班牙球迷,他是被逮捕的第19人。这位醉酒球迷和英格兰球迷进行对骂。在最恶劣的两起事件中,一位足球流氓袭击了一名英国球迷和一名美国球迷。酒吧是造成球迷疯狂的一个重要原因,在罗马球迷们可以无限制的看球喝酒。

  白手绢绝对是西班牙球迷的一道特有风景,如今你已不可能在德国或者阿根廷看到这一幕,在墨西哥还偶能见到,英格兰更是没有这种文化,这是西班牙球迷独有的表达方式,如同英格兰球迷的嘘声。但西班牙球迷因此显得更特别,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德国也有嘘声,虽然英格兰球迷的嘘声总是震耳欲聋。

  冠军教头如卡佩罗,里杰卡尔德者,超级球星小罗,罗纳尔多者,只要是在西甲混过饭吃的人,在踏进绿茵场那一刻,就知道说不准就是今天,球迷从兜里掏出来的不是鲜花,而是白手绢,如茫茫白雪刺得人眼生疼的白手绢。

  说来奇怪,在斗牛场,白手绢和掌声是献给斗牛士最高的赞誉和礼节,虔诚的味道有如西班牙盛产的天然汞。但是,绿茵场看台上的白手绢,嘘声是它的孪生兄弟,它们俩是向球队,球员发起攻击和谩骂的武器。

  西班牙球迷表达愤怒的白手绢犹如一件艺术品,挥舞手绢的动作也异常优雅,仿佛一种舞蹈。但英格兰球迷表达愤怒,却必须通过肢体来完成,如果他们非得“更文明”的表达,那么就是漫天的嘘声。很多球星都曾听到过这样的嘘声,阿什利-科尔、坎贝尔、阿德巴约、鲁尼……

  但不能说英格兰球迷毫无创意,在阿什利-科尔从阿森纳转会切尔西后。阿森纳球迷将他的名字从“Ashley Cole”改成了“Cashley Cole”,把现金(cash)一词放进了阿什利-科尔的名字里面。不过愤怒的阿森纳球迷对此并不以为然,他们将科尔的头像印在了面值20英镑的钞票上,来讽刺科尔的贪婪。

  2010年9月鲁尼回到埃弗顿的古迪逊公园球场,当时正值他处于嫖妓风波当中,埃弗顿球迷除了给鲁尼送上嘘声,还抬出一个充气娃娃准备送给鲁尼。鲁尼的确被埃弗顿球迷的嘘声激怒过,2008年10月,由于鲁尼每次触球都会遭到埃弗顿球迷的狂嘘,他竟然在比赛中冲着埃弗顿球迷亲吻曼联队徽,以此作为还击。

  巴萨、皇马的异常强大,让西甲有整体沦落的趋势,这两支球队被戏称为西班牙的品牌企业,他们有花不完的转会费,可以购买任何他们想购买的球星。但英格兰球队却完全不同,如今绝大多数球队都从股份制变成了球队老板的私产,他们不靠会员会费生存,除了老板输血,就得自负盈亏。出现这种现象,不能不说与西班牙、英格兰最初的足球文化有关。

  在西班牙足坛,像皇马一样拥有“皇家“称号的球队可谓多如牛毛,半数西甲球队都与皇家结缘,如:皇家维戈塞尔塔,皇家马洛卡、皇家萨拉戈萨,皇家拉科鲁尼亚、皇家社会……在这10多家俱乐部队徽上无一例外拥有一顶皇冠,代表着他们无上的荣光。同时,身此外像巴拉多利德、穆尔西亚、贝蒂斯等球队的全称也以“皇家”开头。

  西班牙球队“皇家”称号流行于上世纪开头20年,西班牙王室为笼络人心,而册封了一大批以“皇家”这一称号开头的运动队。从1910年册封圣塞瓦斯蒂安自行车俱乐部开始,时任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在十几年间册封了近50支各色球队。当然,这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册封,还是1920年6月29日,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得到了“皇家”的头衔,“皇家马德里”正式成立。

  “皇家”是身份的象征,在一些和王室有着激烈冲突的地区如加利西亚和阿拉贡,他们的俱乐部同样也以“皇家”为荣。这样看来,足球俱乐部作为一个地区和国家的标志,在西班牙已有悠久的土壤。

  但在英格兰,即使足球同样重要,不过也不会上升到如巴萨之于加泰罗尼亚、毕尔巴鄂之于巴斯克那么特别的地位。英格兰的足球最终征服了英格兰各阶层的人士,但它的天生血统却注定与工人阶级紧密相关。曼联队也许代表了英格兰俱乐部的最高水平,但是,看看“狂人帮”、“斧头帮”这些绰号,你就知道类似的一些俱乐部才是英格兰平民足球的骨髓所在。

  在英格兰,足球是工人阶级运动,橄榄球是中产阶级运动,赛马则是贵族运动。《泰晤士报》专栏作家奥康纳曾这样描述80年代的利物浦:“利物浦所在的英格兰西北部是这个国家足球的精神圣地。一个工人阶级选区,一项工人阶级运动。但自英超联赛在1992年成立起,一个楔子便被敲入了这项运动的金字塔。塔尖是少数几家顶级俱乐部,塔底才是这项运动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广大工人球迷。 ”

  在西班牙的周末,球迷的一天这样度过,教堂—球场—家。而在英格兰,球迷过周末的地点将变成酒吧—球场—酒吧。